从“归国”到“回家”,烈士遗骸身份确认全过程!

2022-09-19 18:01 来源:央视新闻

烈士遗骸搜寻鉴定工作是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烈士褒扬工作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推动新时代烈士褒扬工作创新发展的重要举措,责任重大、使命光荣。自2014年以来,在多方共同努力下,已有913位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烈士遗骸的身份鉴定是个世界性难题,截至目前,已有10位烈士确定了身份和亲缘关系。

如何为这些归国烈士找到亲人?在以往工作基础上,今年此项工作取得了哪些突破性进展?为此,我们专访了烈士纪念设施保护中心(烈士遗骸搜寻鉴定中心)主任李中水。

总结形成烈士身份确认有效做法

记者:2014年以来,我国已连续九次成功交接913位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今年迎回的88位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是从哪里发掘出来的?我们怎样确认烈士的身份?

李中水:2022年,我们从韩国迎回的第九批88位志愿军烈士遗骸与第八批一样,是在韩国铁原地区白马山一带发掘出来的。

640-1.png

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主要发掘地战斗示意图(图片来自互联网)

在迎回的前七批在韩志愿军烈士中,我们已为10位烈士确认身份并找到亲属,第九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迎回后,我们将按照工作安排,尽快提取烈士遗骸DNA信息,充实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DNA数据库。工作中,我们不断总结经验,梳理形成了烈士身份确认的有效做法:

第一,通过对烈士遗骸搜寻发掘工作中发现的烈士遗物,如印章或其他具有身份指向信息的物品,进行辨认分析和研究。这是最直接且成功率较高的鉴定方式之一,但这种情况只占少数,在去年确定身份的4位烈士中,展志忠、林水实、吴雄奎是带有印章的烈士,均属志愿军23军73师218团。

第二,通过对烈士牺牲地、遗骸发掘位置等史料开展分析研究,总结形成了以确认身份的烈士为基础,依照同一牺牲时间、同一牺牲地点、同一支部队的“三同”原则,确认烈士身份的工作方法。去年,梁佰有烈士就是通过此种方法确认的身份。按照这个工作思路,我们对展志忠、林水实、吴雄奎烈士所在的23军73师218团的军史资料以及在韩志愿军烈士牺牲名录进行了研究,其中,就有218团某连通信兵于树昌烈士,他也是电影《英雄儿女》中王成烈士的原型之一。去年在迎回的烈士遗物中发现一张小字条,标有“洪齐”二字,经查询,“洪齐”为福建金门县人,1953年牺牲,牺牲前为218团通信兵。以上的信息与韩方提供烈士遗骸发掘地资料情况基本一致。下一步,我们将以218团牺牲烈士名单为重点,进一步确认烈士身份,挖掘英雄部队光辉事迹、弘扬伟大抗美援朝精神。

烈士遗骸搜寻鉴定工作体系建设

取得阶段性成效

记者:前不久,退役军人事务部成立国家烈士遗骸搜寻队及国家烈士遗骸DNA鉴定实验室,其重大意义是什么?李中水: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英烈褒扬工作重要指示精神、永远铭记英雄烈士的牺牲和奉献、推动新时代烈士褒扬工作创新发展,今年7月20日,国家退役军人事务部成立了国家烈士遗骸搜寻队及国家烈士遗骸DNA鉴定实验室,标志着我国烈士遗骸搜寻鉴定工作体系建设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为深入推动烈士遗骸搜寻鉴定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我们将有更加专业的队伍、更加先进的技术和手段来推动这项工作,让更多的烈士回国回家,实现从无名到有名,尽最大努力抚慰烈士亲属、告慰先烈英灵。这对传承英烈精神、彰显国家形象具有重大意义。

填补我国烈士遗骸

搜寻鉴定领域空白

记者:国家烈士遗骸搜寻队是怎样开展工作的?李中水:退役军人事务部烈士遗骸搜寻鉴定中心成立以来,经过两年多的不懈努力,填补了我国在烈士遗骸搜寻鉴定等领域的空白。找寻烈士遗骸是开展烈士身份确认的先决条件,首先要查询大量史料,走访调查,了解当年战役战斗的情况以及发生地地域的地理环境等,综合分析研判,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对可能掩埋烈士遗骸地点进行有效搜寻发掘。

640.png

烈士遗骸搜寻发掘工作现场(图片来源:烈士纪念设施保护中心)

在野外开展搜寻发掘工作,受地理环境复杂、专业技术含量高的影响和制约,进一步增加了搜寻工作的不确定性。我们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相关高校考古学院等研究单位建立合作机制,开展烈士遗骸搜寻发掘专项工作。曾在福建某地山区,首次在野外复杂环境下成功开展了烈士遗骸搜寻发掘专项任务,对八十多年前英烈牺牲地进行遗骸搜寻,通过大量党史军史及各种史料查询,深入走访调查,规范专业的现场发掘,最终明确了英烈牺牲的地点和情形,因受当时掩埋条件、当地地理气候环境等因素的影响,证实遗骸被雨水冲刷降解。这些实践为史料研究的完善、英烈精神的弘扬提供了有力支撑,为开展烈士遗骸搜寻鉴定工作提供了宝贵经验,锤炼提升了搜寻队伍的专业素质。

记者:国家烈士遗骸DNA鉴定实验室是如何开展烈士遗骸鉴定工作的?李中水:烈士遗骸身份的确认需要强有力的科学鉴定比对技术做支撑和保障,DNA比对是确认烈士身份的金标准,实验室的建设在烈士遗骸身份确认工作中至关重要。我们依托国内DNA鉴定领域优势资源,搭建烈士遗骸DNA鉴定比对技术平台,建立横向协调机制,发动社会各界力量,形成鉴定工作整体合力。

目前,已基本完成前八批迎回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DNA信息采集工作,建立了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DNA数据库;并分期分批开展在韩志愿军烈士亲属DNA信息采集工作,逐步建立健全在韩志愿军烈士亲属DNA数据库。随着“两库”的建成和工作的不断开展,将有更多的在韩志愿军烈士身份被确认。

接下来,我们将牢记自身职责使命,不负烈士亲属及全国人民重托,不弃微末,不舍寸功,以滴水穿石的坚持和耐心,推动烈士身份确认工作。


(编辑:陈聪)

推荐阅读>